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 > 线路资讯 > 去丽水,并不只是做闲散人

去丽水,并不只是做闲散人

  • 来源:中国台湾网
  • 发布:2014年08月29日
  • 作者:汪婕妤/图:阿拉旅游
  • 人气:906

  丽水,是一个美丽的名字。瓯江水,赋予了她更多的灵气。青山绿水的怀抱,拥吻出了姹紫嫣红的景致。行走在她的灵魂深处,只怕这韶光贱。

曲线美人云裳衣——云和梯田

  车行一路,雾色深重,正寻思“雾里看得了梯田吗?”,却已在高千米的目的地。一下车就被眼前的壮阔所震撼。在山脚看到的浩茫雾岚此时俨然成了“云海”,在风的助澜下时而汹涌澎湃,时而涓涓涌动。而旁边高耸的两座山峰间,源源不断地制造着云雾,风儿来不及推送便厚重地堆在山头,像积在山顶的白雪。这般天宫仙境,让观景的我们恍恍然觉着自己是衣裙飘飘的仙子。
  云和人说,云和梯田是四季美人,“春穿花衫,夏披绿纱,秋着红裳,冬裹银裘”。但我觉得她更是一位温婉柔情、曲线曼妙的女子。她一舞云织的轻纱水袖,便幻化成了云和的美。

山有多高水有多长——白银谷

  从观景台下来,车至梯田半山腰,我们跟着浮云的脚步,进入了白银谷。白银谷,曾是明王朝开采白银运送到云和县衙的必经峡谷。
  正有感“山有多高,水就有多长”的老话,800年前的古村落——坑根石寨进入了眼帘。这里的石屋、石墙带着浓重的历史气息,古旧得仿若穿回到明王朝的年代,特别是途径的几座黄泥老屋,凝重的土黄让周遭的青山绿水也变得神秘起来。不过这是一座活着的古村,村里的老茶坊,还是经营得有声有色。
  穿蓝大褂的老人,在茶坊里唱着大鼓。我们端上一碗梯田老茶,坐在太师椅上,细细听着来自天籁云和的音律。此行过后,对云和的印象已是描上了绚丽墨迹。坐在浮云溪畔想,或许,云和,一直会静静地做它的小县城,但它已然藏下了中国最美的梯田,最仙的山水,最缠人的云雾。 

看山——隐世的南尖岩

  来时已是下午,朋友所说的云海并未见着,倒是满目的竹海驱除了我们原初的不情不愿。“快来,凌空的!”同伴兴冲冲地招呼着大家。原来这里的观景台,是横出神坛峰的玻璃平台,平台下便是万丈深渊。观景台笔直对着的下方,是由两座青山围合的山谷,山谷自下而上,一层一层地叠着田地。
  从玻璃平台下来,拾级而下,到了天柱峰的一处奇景——一线天。由于风化,这一条直挺挺的空隙,从山顶贯穿到底,像是天斧凿开的口。空隙可容一人过,从缝隙中抬头望天,还能见到一块大岩石卡在其中,欲坠不坠,看得惊险。
  沿着一路的小道、栈道、长廊观山,终是体味了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”的境界。

 

看村落——石笋头村

  从南尖岩景区绕一圈,回到了1100米的高山上,这里的石笋头村,是名副其实的“石尖上的村子”。而村里的特产也恰好是竹笋,热情好客的村民,会挑上一二支好笋让你带回。试想着这个鸡犬相闻的村庄,实在千米之上的云端,在悬崖峭壁之上,着实令人有“飘飘乎如遗世独立”之感。
  从南尖岩下山,已渐入黄昏,回望山路,只见得层层松竹,那些坐落在山顶或山谷的古村落,那些历经风雨的土房子与其朴实憨厚的主人,那些蜿蜒的石头阶梯和斑驳的黄土墙都淹没在层林之中。南尖岩守着清净躲离了尘世的喧嚣与污染。下山路上,遂昌的朋友还在绘声绘色地形容南尖岩的云雾,说话间满是得意之色。想来看在南尖岩好山好水和我们意犹未尽的份上,也便让他得意了去。